寶蘭聖母 

 

年聖母在比利時寶蘭顯現給五個孩子

 

一、聖母顯現前的時局

聖母於一九一七年在法蒂瑪說:「假如人不停止得罪她的聖子,那末,世界就要遭到戰亂、飢荒的懲罰,教會要受迫害。」此災禍在一九三二年進行著-當時聖母在比國的寶蘭(Beauring)作了她三十二次中的頭一次發顯-原來共產黨在蘇俄得勢,企圖把它的無神主義擴散到普世界。墨索里尼出掌義大利政權,迫害教教,追隨了一種很快令人遭受災害的方針。希特勒崛起於德國,在不多的幾個月內奪取了整個政權。全世界的商業不景氣引起了恐慌。這一切都助長了共產黨、法西斯與納粹。一九三二年終以及一九三三年間開始乃是一個普遍失業、排隊領麵包、飢饑和流血暴亂的時期。

就在這一不安的世界上,聖母於一九三二年降臨了。顯然地,那句在法蒂瑪:「還有更大不安給人儲備著」的警語,已成過去。我們的聖母又以仁慈媽媽的身份來了,她喚起了人們的希望。

寶蘭乃是瓦龍縣中約二千人的小村,該地居民說法語,係比國的一部份。因此真福貞母發顯時說了法語。寶蘭在比國京城布魯塞爾東南六十公里,離第南特城十二公里,離法國邊境二三公里。該地區大部分的居民業農,或在附近的採石場以及樹林裡工作。那些沒有耕地的人有廣大的田園。一九三二年,商業不景氣的影響在寶蘭和相同的鄉下村落中緩和,因為人民有田園供食糧,他們也有工作可做。

有一時期,該地人民是穩固的公教教友,但是在一九三二年則遠離了天主教會。有些人對於公教信仰純粹無所謂,其他人則探敵視態度。工會會員成了馬克斯信徒和相反公教者,在許多選舉中佔據了地盤。

二、目睹聖母的孩童

寶蘭聖母3.jpg 華贊、吉貝德(Gilbert Voisin)是寶蘭一個十三歲的女孩,她讀修女們所創辦的專科學校,在學校是一個半寄宿生。意思是:下午的科目結束,她不像走讀生一般地回家,但是她也不像寄宿生,在學校過夜。她在學校用下午餐並自習,而於六點半鐘左右回家,吉貝德是一個機警、頭腦清楚的女孩,有圓圓紅潤的雙臉,配備兩個深酒渦和好淘氣的棕色眼睛,她的天性相當虔誠,曾加入聖母軍。

既往,吉貝德的爸爸到學校接她回家。最近他派她的弟弟和妹妹接她。這兩人喜歡該一「差使」,曾要求爸爸讓他們去陪吉貝德。吉貝德的父母華贊.赫特夫婦乃是華倫多人的「典型人物」,他們不照教會的原則生活(不守教規)。許多年他們不參與彌撒,也不領聖事。他們把其他的兩個孩子送到政府學校。「只是由於吉貝德的健康,」赫特以後說:「他決定送她到專校。這一個孩子沒有食慾,我們知道修女們曉得怎樣讓孩子們吃飯。」吉貝德曾長久的祈禱,使得她的父母回到教會。

赫特在一九三二年終,臻四十一歲,他有中等身材,黑頭髮,兩撇小鬍鬚,兩隻銳利的黑色眼睛。他是火車站的一位副站長,用剩餘的時間給人油漆房屋。他的妻子露易.瑪利,三十八歲,皮膚棕色,相當富態。她善交際,待人友善,是一位好管家、好媽媽。她經常在房前華贊家所開的小店,置辦了一批糊壁紙、油漆、油氈和類似的貨物出售。

一九三二年十一月二十九日晚,華贊家的斐南德和雅博起身去學校,陪姊姊回家。斐南德有十五歲半,看著很年幼。她身材小,有黃眼珠,黑髮和橄欖色的皮膚,她笑顏迎人,稟性溫柔。雅博則十一歲。按歲數來說身材也不高,有橢圓形的臉,一雙大而閃爍的藍眼睛,他的雙唇似乎常準備著微笑。在他們去專校的路上,斐南德與雅博經過得仁博家,他們輕敲廚房的窗戶,不幾秒鐘有得仁博家的兩個女孩出來,與他們一齊去。這兩人名叫安德和吉貝德(與華贊家女孩同名)。安德十四歲,看著有十六歲,她的皮膚白、膽怯,說話慢條斯理。吉貝德九歲,有金髮和天藍眼睛,她也特別莊重,又愉快高興。她是忠誠、率直的女孩,她的一位教師說:「吉貝德並不會撒謊。」

這兩個得仁博家的女孩同孀居的母親,傑美納(Germaine)以及大姊若翰納在一起生活。得太太有三十五歲,中等身材,黑髮和暗褐色的眸子。她看來硬朗,是健壯的農婦。她同丈夫經營田莊,一直到他死。現在得太太同她的三個女兒在寶蘭村莊裡有一塊小農莊。得太太被認為是一位篤行的公教信徒,縱然她不太顯露自己的虔誠,由於她自認為充足的理由,也不猶疑地放棄主日彌撒。這乃是五個孩童和他們的父母,兩個女孩叫吉貝德,她倆人都在專校讀書,不過得家的吉貝德是走讀生,午後即回家。雖然她倆年紀不同,兩人卻是好朋友,人民為分別她倆人,稱華贊家的女孩為「大吉貝德」,稱得仁博家的女孩為「小吉貝德」。

三、地勢與聖母顯現

雅博是五人中唯一的男孩,雖然他在這夥人中是第二個最小的,可是,「惡作劇」起來,他是領頭的。

那一夜,他在去專校的路上捺了五處的門鈴,每一次,女孩們都和他一起逃走。

在四個小孩從得仁博家又走又跑了一程短路,他們來到了一座修院,校址也在那裡。恰巧順著修院,有一鐵路高架橋橫跨在大街上,鐵路的場防也由修院和校園後面經過。當孩子們面向堤防時,修院的校園就在大街的右邊,有短牆的鐵籬笆,將校園與鵝卵石的大街分開,在校園後邊,面對大街乃是大型磚瓦的建築物,該建築物包括有修女院和專校。

孩童們由中央大門進入校園,轉一小彎去朝拜露德聖母山洞,它就在鐵路堤防前邊,繼而他們走上修院前的碎石小徑,爬上至前面房門的幾級台階,然後捺門鈴。當他們等待看門的修女開門時,雅博轉身向著高架橋方面五十碼處觀看。他叫喊道:「請妳們來看!真福貞母穿著白禮服,在橋上走動。」

女孩們首先想雅博在表演他通常的惡作劇,但是當她們看到他臉上的驚訝表情,於是也轉過身去,在露聖母山洞和高架橋上她們也看到一位穿白衣發光的夫人。她在天空中散步。透過夫人的衣褶,她們能看到她行走時的膝部行動,她的腳則被一簇雲彩隱藏著。孩童們驚奇地一直在捺門鈴和叩門。華肋利修女打開門,不理會孩子們的騷動。她去叫華贊.吉貝德。繼而當她等候吉貝德穿自己的外套時,她由半開的門縫裏看到孩子們正在騷動。她逐走去看看發生了什麼事。

「修女,妳看,聖母在露德山洞上散步。」

但是修女什麼也看不到。華贊.吉貝德來到門口,她也看到了聖母。

「噢!聖母」她喊叫說。

受驚的孩子們跑下校園,到大街的路上,繼而跑到得仁博的家中。女主人不相信孩子們看到了聖母。華贊家的三個孩子回到家裡,他們的父母也不相信。

四、聖母繼續顯現

第二天晚上四個孩子又到學校接吉貝德。他們的父母想孩子們虛構了整個的故事,所以也不管這些事。他們確知孩子們不會看到什麼,這事必會結束的。吉貝德來到了學校門口,五個孩子沿著中央小路走向大門(孩子們回家路上)。那時忽然他們又看到聖母,她在鐵路的高架上像昨天晚間一般地漫步。

孩子們跑到得仁博家叫喊說:「我們看到了她!那是聖母,她是這樣美麗,超過她的聖像。」

得仁博太太很生氣。她認為有人在對孩子們做惡作劇,於是決定把那個騙子搞出來。她的丈夫留下她守寡一年了,她覺得自己對女孩子們有雙倍的責任。次日晚上是十二月一日,她邀一群朋友和鄰居在四個孩子們去修院時,跟隨著他們。得仁博太太手中拿粗棍子當武器。

孩子們還在大街上時,他們就看到聖母站在校園的中央小路上。她大概立刻不見了。

得太太什麼也看不到,於是送孩童們去叫吉貝德。那時她拿起棍子在灌木中各處亂擊亂打,找尋那個對孩子們做惡作劇的人。其他的大人也幫忙尋找。忽然間大人們由孩子們聽到「噢!噢!」的喊聲。華贊.吉貝德剛剛離開那座建築物,關好門,那時聖母又發顯出來。這次她站在會院房門和露德山洞中間的半路上。她的手合併著,她的眼向天上看,她又低下頭來,向孩子們微笑,就消失了。

在孩童們經過大門以前,他們那晚第三次又看見了聖母。這次孩子們散佈在大人中間,可是大人卻看不到什麼。聖母似乎是由灌木中出現在大門和山洞間。她飛往天上,就不見了。

五、很多人相信了

得家吉貝德乃是五人中最小的,被聖母發顯時的美麗所「征服」,竟被別人抬回家裡,大吉貝德陪她,那時其他三個孩子前往修會。這時三個父母陪伴著他們。在孩子們進大門前,他們喊叫說:「她在那兒!」於是他們都跪下,好像膝部被打曲一般。

他們大聲地祈禱說:「萬福瑪利亞,妳充滿聖寵,上主與妳同在……」。

他們都注視那棵在校園的山楂樹,它離鐵籬笆約一丈遠,就在中央通路的左邊。聖母在一個拼形的樹枝下發顯出來。

聖母看來年輕,約莫十八或二十歲,她的微笑愈使她的容頻秀美。她的眼睛亮麗,呈深藍色,光芒由她的頭上射出。她穿著一襲長白深褶的大衣,而未束腰帶,兒童們說:「衣服反射著一種藍光。她在大多數顯現中,把手拿併在一起,好像祈禱一般,只是在她離開以前才把雙手打開,(就像神父在彌撒中念「天主與你們同在」一樣)」。

該次乃是十二月一日的第四次顯現,也是孩童們所看到的第六次神視。這第六次乃未來數次的典型。自今以後聖母要常常發顯在那棵山楂樹的拱形樹枝下。孩童們在聖母顯現時都要跪下,也要用大聲調祈禱,這與他們自然的聲音不同。晚上,兩個母親去同本堂神父商議,他不聲不響地聽故事,勸告他們不要將該事說給任何人。但是他的勸導無法聽從,因為幾乎村莊中每一人都在談論顯現。

第二天乃是十二月二日,修會的院長決定撲滅「這齣鬧劇」,她命人在黃昏時把四周的門戶鎖好,並在園子裡放入兩隻兇犬。這並沒有中止聖母發顯給孩童們,因為他們跪在園外的鵝卵石上。

六、與聖母開始談話

雅博自薦做群眾的代言人,他詢問說:

「妳是無玷童貞母嗎?」

聖母微笑,點點頭。

「妳要做什麼?」雅博問。

那時聖母在寶蘭說出了第一句話。

「要常善良(做好孩子)」。

她那天已顯現了兩次。在第三次顯現,她問說:

「你們真正地要常常善良嗎?」

「是的!我們要常常善良。」安德答應。

那時貞母便不見了。

十二月三號乃是星期六,孩童們為聽修會院長的話,站在校園外。他們非常難過,因為那天他們沒有看見聖母。黃昏時,院長出來關鎖校園大門時,她發顯在大街上有一百五十人。

「你們在此地白費時間。」院長說:「在這裡沒有什麼可看的。」在眾人中有一人說:「在這位婦女身上,我們看到了怎樣的一個社會主義者(無神思想患者),她比我們還不信這一件事。」

七、在校園外並作記錄

第二天修會院長稍顯溫和。她說,因為孩童們聽了她,他們能再來到校園外的街上。可是她還繼續在黃昏鎖上校園。聖母顯現繼續不斷,很多民眾每晚等待孩童們。群眾一直在增加,甚至有些人從遠地而來。

自十二月六、七日開始,在每次發顯後,人們就把孩童們領到修女院,和其他人分開,盤問他們,在這些詢問中要作多方面的筆記,這些記錄成了永久不變的文獻。有幾次,聖母對孩童說,她願意他們參與她的無染原罪始孕慶節。因為這一天特別被聖母提起了,在十二月八號比通常人數多。許多人希望在那天有一個大奇蹟,一件有興趣的事發生了,但是沒有什麼奇蹟令眾人來觀看。

八、孩子的父母和醫生也來了

孩童們在六點十分來到,有父母護送,並有四個醫生作陪。及至孩童們在大街上站好了他們習慣站到的位置,他們就看到了神視,聖母比平常日子更美麗。

有一醫生名麥司替奧(Dr. Maistriaux)摸了雅博的脈,他便回過頭去看醫生,繼而他轉頭來看神視。

小吉貝德哭泣起來,醫生問她原故。

她則答道:「因為聖母太美好了。」

幾分鐘過後,醫生又問吉貝德同一問題,但是她沒有回答,因為那女孩沒有聽到。繼而醫生又摸雅博的脈。這孩子那時目不轉睛地看神視,他甚至不感覺醫生在那兒。

另一醫生把點燃的火柴置在大吉貝德的右手下,一直到燒去一半火柴,她都不感覺。其他的醫生搯捏、掌擊或用針刺五個孩童,並用閃光燈照他們的眼睛,絲毫得不到反應。

當神視結束後,斐南德說:「我什麼也看不到,看不到籬笆,看不到樹,也看不到人眾,只看到聖潔的貞母向我們微笑。」

醫生們檢查華贊.吉貝德的手,找不到任何燒傷的痕跡。她說:「爸爸,你只想想那個,他們想法使我相信他們曾刺痛我,曾用火燒我。」

第一階段的顯現在十二月八號結束了。一直到這時,聖母忽然發顯給兒童們,不須久等。在十二月八號以後,兒童們應該等待她,有幾晚她始終沒有來。孩子們在等待時念玫瑰經,繼而她發顯的剎那,他們則用膝跪在地上。

九、聖母說話並發顯金心

於十二月十七號,聖母要人蓋一「小聖堂」。

四天後她說:「她是無玷的貞母。」

十二月二十三日,斐南德問說:「妳為什麼到這裡。」我們的聖母答道:「好使人民來這裡朝聖。」

十二月二十八日她說:「不久,我要在末次顯一奇蹟。」

十二月二十九日,聖母以普通辭別的方式打開自己的雙手。當她打開雙手時, 斐南德看見在聖母的胸部

有一顆金色的心,寶蘭聖母4.jpg 它的周圍有閃爍的光芒。這次,其他的孩童沒有看到這樣的心。第三天,二個孩童都看到了金色的心。除斐南德外,大吉貝德和安德都看到了這樣的心。

在該次,聖母對斐南德說:

「祈禱!多多祈禱!」

在這一年最後的一日,也就是一九三二年十二月三十一日,所有的五個孩童都看到聖母的金色心。這樣的心在餘後的一切發顯中他們都看到了。這顆心在寶蘭聖母發顯中乃是一種最不同的特色,那自然是聖母無玷的心,它與法蒂瑪發顯明顯地連結,在那兒聖母無玷聖心也是一重要的特色。對於後者,我們還要多談。

十二月三十日,聖母除顯示她的心給三個小孩童之外,又說:「祈禱!多多祈禱。」

於元月一日她對華贊.吉貝德說:「常常祈禱。」

十、告訴秘密與末次顯現

元月二號,聖母說:「明天我要個別地對你們每一人談話。」

一九三三年元月三日,許多人來看聖母最末次發顯。在念到玫瑰經第二十個珠以後,四個兒童高興地大聲談話,並用膝跪在地上。斐南德啜泣,因為她看不到聖母。

聖母發顯給四個兒童時所發的光比平日更強烈。

她首先對小吉貝德說話。她向前俯身對這女孩說:「這是在你我之間的事,那要求你不要說給任何人。繼而她交給吉貝德始終未曾洩露的秘密。」以後她說:「再見。」吉貝德哭了,因為她知道今生總不能再見聖母了。

其次,聖母對大吉貝德說話。聖母對她說出了那被認是寶蘭最大的應許:「我要使罪人回頭。」

她給雅博一個秘密以後說:「再見。」

對安德聖母則說:「我是天主之母,天朝的皇后,要常常祈禱。」之後,她給大吉貝德一個秘密,又說:「再見!」

她隱避著四個孩童對安德說:「再見。」當她離去時,顯示出自己的金色心。

當聖母發顯過去,斐南德因為沒看到聖母,非常悲傷,在其他小孩到修院接受盤問時,她仍然跪著,忽然間,她聽到一個大聲音,像雷聲貫耳,在山楂榼上有一火球。許多民眾也聽到這聲音,看見了火。

那時斐南德看到了聖母。

因為聖母保留著給斐南德的消息,一直到最後,又因為這消息用驚人的方式提出,那時聖母似乎願意強調這些話:

「妳愛慕我的兒子嗎?」聖母問。

「是的,我愛慕。」

「妳愛我嗎?」

「是,我愛慕。」

「那末,妳為我犧牲妳自己吧!」

斐南德想問問題:她應該做什麼樣的犧牲,她應該進修會嗎?但是貞母卻沒有給她發問的機會。她發光比以前更明亮,展開她的雙手,作辭別的姿勢。當她做出姿勢時,顯示出她的金色心,在隱沒時又說:「再見。」

斐南德知道這是美麗的聖母末次的顯現,於是哭泣著倒在地上,有強力的人手把她拉起來,扶她去修院裡。

十一、不信與相信

在先前幾個階段的顯現裡,寶蘭的人民以很大的懷疑心態接受了這事實。他們認為似乎不可能真福聖母發顯在他們的村莊,發顯給五個這樣「平凡」的孩童。

有些村民說:「這些孩子誠實,不過受了騙」。其他的人則說:「他們是騙子,他們得到人們的注意就高興。」父母在開始就不相信這事,他們吃了很多苦頭,因為他們成了鄉鎮中的笑柄。

華贊夫婦是第一批相信聖母發顯的人。時光不斷地前進,越來越多的村民在聖母發顯時看到孩童們,他們的懷疑幾乎消失了。顯然地,孩童實在看到了聖母發顯。得仁博太太在最後的發顯時相信了。修女院院長和本堂神父最後都非常堅定地相信了。其至最頑強的社會主義者也相信了其中有些回頭皈依教會。

十二、轟動與奇蹟

發顯的事蹟在整個歐洲造成了很大的轟動。一九三三年和一九三四年間寶蘭的事蹟「曝光」成了時髦問題,人們為此目的寫出了許多書籍和雜誌以及社論。

有些攻擊乃是教會的敵人發起的,因為他們不相信任何超性的顯現。有些則是天主教誠實的信徒寫出的,他們認為這五個孩童受愚弄或是騙子。雖然有這表面的敵對,可是一般比利時的公教教友從開始就相信聖母發顯。兩百萬朝聖者於一九三三年來到山楂樹下朝聖,最後被證明看得對的人乃是一般的人民,而不是批評者。慢慢地懷疑和猶豫都消失了。因為故事的事實顯明了,效果也被檢察出來了。

孩童們在寶蘭住了一些時候,在這種情形下盡可能度一種接近正常的生活。他們每天去到山楂樹下念玫瑰經。在經濟方面他們總未從聖母發顯得到任何利益,事實上,家庭倒為此受了經濟方面的損失。朝聖的人眾和追隨好奇的人踐踏了得仁博的家的園子,他們被迫關掉華贊家所經營的小店。兩家都以驚奇的忍耐承受了這樣的考驗。從一開始就有在發顯地發生驚奇的病癒報導。有些報導不可能遭到否認,它們助人平息了對寶蘭的攻擊。

王來爾瑪利亞(Maria Van Laer of Turnhout)的病情便是一例,她住在比利時北部,是聖家方濟會修女所開設的醫院中的病人,在她三十六歲中曾有十六年成了無能為力的殘障者,她的病情屬結核症,她的脊柱變了形,一隻腿不健全,她還生著腫瘤,變成崩潰的爛癱。醫生們說,動手術也是凶多吉少,他們對她的痊癒不抱希望。

王來爾小姐於一九三三年六月廿三日被抬到寶蘭。我們應予注意,這是在聖母末次發現後不到半年。她的擔架被抬到山楂樹下,在那裡待了一些時候。繼而她要求去看五個孩童中的一人,於是被抬到得仁博家,在那裡她同得太太與吉貝德談了話。以後她又回到山楂樹下,在她第二次回來,她發覺自己這些年中第一次能轉動。在回家的路上,她睡在救護車上。當她回到了家鄉,半夜後不多時醒來,發現自己病癒。痛楚消失了,腫瘤和爛癱也沒有了,脊柱的畸形也整治過來。今天,王來爾小姐作了聖家方濟會的修女,在會院當傳達,並作訪問家庭的婦女。一如我們以後要看到,她的痊癒被教會聲明為奇蹟。

十三、罪人回頭

聖母說給五個孩童:「她要使罪人回頭」她現在實現她的許諾。在早期回頭的人有華贊夫婦。當聖母顯現正在進行時,夫人就去領聖事,並且在聖母前作了宏偉的許諾。丈夫在一九三三年復活節回到教會,我們可以想到吉貝德看到她的父母參與彌撒、領聖體是如何高興。她的祈禱被垂允了。

在最出名的回頭者中有一個年輕人,他曾放棄了自己的信仰,成了共產黨員。他是比利時共產黨新聞「紅旗」的總編輯。於二次世界大戰中在德軍佔領比利時時,他被德軍逮捕,有生命危險。當他在監獄中,憶起了聖母,他許下假如他得到自由,他要皈依天主。他被釋放了,但是他沒有實踐諾言,他再被監禁,再得自由,但是他一直不肯回頭重獲自己的信仰。

一九四五年九月,這個年輕人一昧想著他應當去寶蘭朝聖。他不知道這思想從那裡來,他想辦法驅逐這種思想。但是這思想沒有逐退。雖然他連最微弱信德也沒有,但是他似乎相反自己的意願,來到了寶蘭。忽然間他被推倒在地。「我試圖立穩以免跌倒,」他說:「我居然倒了下去,手中還抓著椅子的靠背。很久的時間我看不到什麼,只看到在山楂樹中的聖母像。那時在我內心起了整個的變化。我對於過去的生活痛哭起來。但是我也高興地哭,知道有什麼新的(神恩)進到我的靈魂內。」

第二天,這個以前作共產黨編輯的人去辦告解並領聖體。他現在每天領聖體,作了聖道明第三會的熱心會員,聖母軍也藉著他的手在比利時建立起來。許多其他的皈依事蹟從許多不同的國家,在人民中流傳。這些皈依素稱為寶蘭看不見的偉大寶藏。

十四、調查與承認

一九三五年,寶蘭所在教區的主教指定了一個委員會,來調查這事。主教死後,調查還仍在他的承繼人的權下繼續著。一九四三年二月二日主教批准了「寶蘭聖母」的公開敬禮。繼而在一九四九年七月二日主教發表了兩通有關寶蘭的文件:一通是主教的公告,公佈寶蘭聖母所顯許多病癒中的兩個病例,乃是真正的奇蹟。其一、乃是王來爾瑪利亞的病癒。另一個乃是阿佳太太(Mrs. Acar),她於一九三三年七月三十日治癒了子宮瘤。另一通一九四九年七月二日的文件是主教寄給全教區神職界的公函。主教說:「我們能夠爽朗而明智地肯定:在一九三二至一九三三年之間的冬季,天堂母后發顯給寶蘭的孩童們,另外是要以她那慈母的心腸顯示給我們,她急切的希望我們祈禱,並許給我們她那大能的中保力量賞賜罪人悔改。」

比利時的熱心教友高興起來。他們一直肯定聖母發顯給寶蘭的五個孩童。現在他們獲得了關於該事實的正式認可。

在主教於一九四三年批准敬禮後,朝聖地便開始發展起來。主教於一九四六年八月二十二日聖母無玷聖心慶節,祝聖了寶蘭聖母巨大的塑像,該像安放在「聖母顯身的山楂樹下。」於一九四七年,聖母無玷聖心慶節,聖母所要求的聖堂放上了第一塊奠基石(破土典禮),並於一九五四年八月二十一日祝聖了聖堂。該聖堂設備了許多告解亭,給予聖母召喚罪人悔改的機會。山楂樹周圍做起了銅欄杆,用來當作一個志願獻蠟的巨型架。在以前露德山洞所佔的地方,搭起一座露天祭台。昔日的修院和學校都改成患病朝聖者的收容所。

十五、聖地擴充與孩童們的結局

有一處老舊封建時代的城堡,以及它周圍的土地都被買下來,用作朝聖地的副屬建築物。一旦,昔日的修院不敷眾人應用時,禮節則在那裡舉行。堡壘現正用作退省院,美輪美奐的大教堂建築在基地上。聖母在寶蘭發顯的事實很快地傳遍整個歐洲,許多人都來這裡朝聖,現在每年朝聖者有百萬人。慢慢地,發顯事蹟在其他自由世界變成家喻戶曉。第一批正式的朝聖者於一九五三年九月從美國來到寶蘭。

*********************************************************

這五個寶蘭兒童結果怎樣?這五人全都結婚了,現在擁有兒女。

得仁博.安德始終未離開寶蘭。她的丈夫是一位苗圃主人,他由於健康不佳,不能全部時間經營他的生意。為能補點家中的收入,安德在房子前開了一所聖物店,她生有三個孩子。她不拘冬夏每晚六點半都在山楂樹下領導人唸玫瑰經。

華贊.吉貝德的丈夫是政府警察,丈夫於一九五三年一次不幸事件中被殺害身亡,她即回到寶蘭,跟前有兩個孩子。

得仁博.吉貝德住在布魯塞爾,生有兩個孩子。華贊.斐南德住在那慕爾(Namur),有五個孩子,雅博有三個孩子,他在比屬剛果訓練當地的教師。

所有的這些人對真福貞母有很大的熱忱。他們也教導子女們對聖母要熱心。他們五人都躲避人們的注目,他們說自己不重要,而純粹是聖母借用的工具,來傳報消息於世界,在寶蘭真福貞母才是最重要的。

十六、答覆問題

有的人表示驚訝這些孩童們都結了婚,而沒有進修會,不過,孩童們完全追隨他們所信的天主送來的聖召。有一位教會的首長說:「按著我們看聖德的方式,這些孩子應當在很小的年齡入會,在二十二歲上患病早死。大概真福貞母有一個不同看事的方式。」本篤會士德老聶.胡智神父(Dom. Hughes Delogne O. S. B.)也說道:「實際,真福貞母也是結婚的,她在婚宴中求得自己的兒子顯了第一個奇蹟,她也為結婚的人得到了奇蹟。基督自己把婚姻提升到聖事的高位。可能是天主之母認為在我們的時代,最重要的乃是要人立一個真正基督家庭的榜樣。」

有些人抱怨,真福貞母在寶蘭發顯三十三次,卻說話很少。現在,她所的話是最重要的,她的消息由那超過言語的東西所構成。例如,她沒有談起她的無玷聖心,但是她把那金色的聖心顯示出來,這種行動比言語更有說服力,有關寶蘭消息最顯明的注釋乃是它重複並強調法蒂瑪之消息。我們來研討它的第一特徵,繼而我們要調查那令寶蘭的消息各別的特徵。

假如我們把聖母在法蒂瑪發顯作簡要,那麼我們就發覺她有三項主要的要求。(一)祈禱:另外唸玫瑰經。(二)作犧牲。(三)對聖母無玷聖心的敬禮。

所有的這些消息都包括在寶蘭的信息中:「祈禱,多多祈禱!」「常常祈禱。」玫瑰經在寶蘭沒有像在法蒂瑪特別報告得多。在聖母末次顯現時,她在脖中掛著玫瑰念珠,在孩童唸玫瑰經時,她發顯了。她要求人作犧牲:「妳為我犧牲自己吧!」她特別報導自己的聖心,以至於此,寶蘭的聖母屢次被稱為「金色聖心」的貞母。八月二十二日的瑪利亞無玷之心慶節的正式慶節。在所有的這些事上,寶蘭聖母似乎在說:「我在法蒂瑪給了你們一個非常重要的消息,現在我再重複那消息,請你們照消息而行。」

十七、強調名稱與特恩

但是寶蘭的聖母決不停留在這裡,她還向前強調她幾樣最重要的名稱與特恩……

她在寶蘭說:「我是無玷的貞女。」在露德她曾說:「我乃始孕無玷者」這意思是說:她始孕母胎未染原罪。在寶蘭的話甚至範圍更大,使得我們憶起她那無罪的生命以及她從未犯一小罪的事實。這種言論也提醒我們她那奉獻給天主的童貞。

「我乃天主之母。」在這裡瑪利亞用那最重要的名銜稱呼自己。凡是她的其他名銜,一切特恩,都完全由於「她是天主之母」而來。

「我是……天國之后」她那皇后地位在寶蘭發顯中,為她頭上發出的光芒所強調。在這裡,瑪利亞使我們想起她所有的大能,她同兒子作王於天上,而這位聖子乃是萬王之王。在現代、瑪利亞母后的道理受到最大的注意。一九四九年教宗碧岳第十二說:「耶穌因著自己的天性與勝利(征服)作了永世的君王。瑪利亞也藉著祂、會同祂、在祂的領導下作了聖寵的皇后,作了天人合一,得勝和特選的皇后。她的王國同她兒子兼天主的王國一樣大,因為沒有一事件能說出她的管轄的。」於一九五四年,教宗碧岳第十二制定了一個普世教會的新慶節,那即是瑪利亞母后慶節。該慶節在每年的五月三十一日舉行。

「我要歸化罪人」這是寶蘭最大的應許,大概也是最大的特色。瑪利亞幾乎在她過去一百五十年所有的顯現中都提到罪惡。她曾為世人的罪而哭泣(像在莎來德),他曾以懲罰罪惡嚇阻了世界(像在法蒂瑪)。在寶蘭她沒有哭泣,更沒有嚇唬。她作了最純誠的,使人興奮的許諾:「我要歸化罪人。」

在這裡沒設任何條件,當然,我們知道,如果她有我們的祈禱和犧牲,她能夠歸化更多的罪人。

瑪利亞乃是一個受造物,她怎能說:「我要歸化罪人呢?」她不應該說:「我要求得罪人的歸化」嗎?那唯一的答覆似乎是:天主把了不起的大能賜給了聖母,祂不拒絕聖母任何祈求。她乃是「十足意義」的諸惠恩保。我們的一切祈禱和懇求透過瑪利亞而天主台前,她分施由天主來的一切恩惠。瑪利亞的普濟恩保現在還不是教會的信端,但是大部份神學家接受這一觀念。最有趣的是我們應知道比利時乃是世界上第一個國家被恩准舉行特別敬禮,以光榮瑪利亞的中保地位。

「你愛我的兒子嗎?你愛我嗎?那末你為我犧牲你自己吧!」這些話都在強調耶穌和瑪利亞的契合。你愛這一人就是愛那一人,愛慕瑪利亞必然要愛耶穌。聖母在結束寶蘭的信息時所講的最後一句話指示給我們悔過與補過的重要。此二者都包括在犧牲的觀念內。在寶蘭我們看瑪秉亞是無玷的貞母,天主之母、天朝的母后、歸化罪人的中保。本篤會朗寶.啟祿神父(Dom. Cyrill Lanbot O. S. B)說:「在寶蘭這些特恩與特權都在它們光榮的情勢下發顯出來,特是在受光榮的聖母顯示她那發光的『黃金色的聖心』的時候。她在攻打撒旦和罪惡的戰爭中乃是凱旋的貞母。」整個的信息為我們每一人來說,乃是最有安慰的消息。我們在天堂上有一位大能的朋友,那就是母后自己。她以無玷之心愛我們,該心之形成,乃是為把母愛給予天主而人的耶穌,天主不會拒絕聖母所求。幾時我們站在她身邊,我們沒有可怕的

 

文章自:天主教會台灣地區主教團

圖片:教會未提供,我們特在國外網站上尋找,讓教友瞭解 聖母顯現時,不同的面貌及用意!!

 

 

以上資料

因在2009/09 教徒所開設商業網站的出現情況下 

特將全數內容搬至此站 原奇摩部落格文敘 以隱藏處理 

因若將來爆發引用爭議 得以證明 特此敬告**** 

***原此資料本單位有限度開放管理 但經教會指示開放

 故特將原製作時程 先行公開 以免將來影響教友權益***

***此分類資料 含有本單位心血 擅自翻用時

請注意法令 謝謝!! ***

***因原本圖片大而清晰 但因為防商業網站盜圖

 不得已如此對教友萬分抱歉!!

因商業網站剛開站即不問自取

逕連思高讀經推廣中心演譯資料

那我們只是教友 辛苦作的資料 不會怕嗎?

 

但怕就讓教友失去知的權利 也不對

因當初我們就懵懂走過 不願新教友走我們同樣的路

開放 又讓該網站去經商謀利 也不對

今天 如果是您 您願意嗎??**

兩難之下 以此處理 萬分抱歉!!

 

 

parfaitdeLourd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